不若 Google Glass 抢眼惹人嫌,英特尔智慧眼镜低调到看不出与普通眼镜

不若 Google Glass 抢眼惹人嫌,英特尔智慧眼镜低调到看不出与普通眼镜

据美媒 The Verge 2 月 5 日报导,Intel 即将上市一款智慧眼镜,名叫 Vaunt。记者 Dieter Bohn 以长文曝光 Vaunt 的上手体验,说明 Vaunt 的硬体、软体和应用等方面。

结合外媒资讯与以往报导发现,Vaunt 这款眼镜和 Google Glass 及目前所看到的智慧眼镜或 AR 眼镜思路都不一样。

不若 Google Glass 抢眼惹人嫌,英特尔智慧眼镜低调到看不出与普通眼镜

2015 年 Intel 收购智慧眼镜公司 Recon 起,就一直传言 Intel 将推出智慧眼镜,时隔 3 年,我们终于看到产品。概括来说,这款眼镜有以下特点:

如果你对 Google Glass、Spectacles、Magic Leap 这些标誌性智慧眼镜、AR 眼镜有了解,你会发现,Intel 这款 Vaunt 智慧眼镜简直是天外飞仙!

智慧眼镜首先要能戴

Google Glass 给了我们很多幻想,AR 眼镜将从各方面改变我们的生活。而 Intel 认为,改变我们的生活之前,需要改变智慧眼镜的外形,使其真正应用于生活。

Intel 创新产品部门负责人 Itai Vonshak 告诉 The Verge,「头戴产品很难做是因为人们把一件产品放在自己头上时,会付出很多其余的社交顾虑,因为这些头戴产品与佩戴者的个人形象息息相关。」目前,大部分智慧眼镜由于追求科技感和炫酷功能,通常戴起来很吓人。

Google Glass 的失败在于,没有提到到眼镜上的镜头,总让其他人担心隐私被侵犯。眼镜前方的显示元件显得很有科技感,却让人觉得目的感太强,戴上 Google Glass,会带来很多社交负担;Snap 的 Spectacles 设计成时尚太阳眼镜,曾经被称为是最像智慧眼镜的设计,然而或许还是「太过了」;HoloLens 基本等于将一台微型电脑放在头上;而 Magic Leap One 的原型一公布,过于像外星人的外形就被大大吐槽。

Itai Vonshak 认为,Intel 想要的智慧眼镜是「零社交成本」,所有设计都去除「科技」感,要变得和普通的近视眼镜没有差别。

因此,Vaunt 眼镜上没有镜头、没有按键、没有触摸萤幕、没有 LCD 显示萤幕,更没有任何突出的零件。The Verge 记者称 Vaunt 戴起来与普通眼镜没有差别,重量仅 50g,虽然比一般眼镜重一些,但是戴一整天也不会有疲倦感。

目前,Vaunt 展出几款不同的外形设计,据说还会有很多种不同外观。

雷射投影成像

Vaunt 设计成普通眼镜一样,那幺有哪些特殊功能吸引人抛弃普通眼镜呢?

依然和所有智慧眼镜的初衷一样,将人从手机萤幕解放,直接在人眼前提供数位资讯。

Google Glass 的关键在于单眼显示元件,目前 AR 眼镜都在追求更轻便、更小、视角更广的显示元件,而 Vaunt 另闢蹊径,採用雷射投影成像。

不若 Google Glass 抢眼惹人嫌,英特尔智慧眼镜低调到看不出与普通眼镜

Vaunt 眼镜的右边装了一个电子元件,可以传送低功率的雷射射线(VCSEL)。该雷射将 400×150 像素的红色单色影像照射到眼镜右侧镜片上的全息反射镜,然后影像直接反射到你的视网膜。

据介绍,这种雷射是一级季雷射,且功率很低,不会对人眼造成任何伤害。

Intel 智慧穿戴装置负责人告诉 The Verge,「我们不得不整合非常非常节能的光源,用于实际上绘制影像的 MEMS 装置,我们使用内嵌镜片的全息反射镜将正确波长反射回人的眼睛。该影像称为视网膜投影,所以影像实际上是『涂』到视网膜后面。」

由于直接放在视网膜上,所以影像始终在你的视线里。因此,Vaunt 的眼镜需要全自订,测量配戴者的瞳距之后,由工程师製作完成。

Intel 认为,如果让数位资讯一直出现在眼前会很干扰,因此实际上,数位资讯是出现在眼镜下面大概 15° 的位置,当人往下看时,资讯会显示,当你目视前方时,资讯会消失。

不若 Google Glass 抢眼惹人嫌,英特尔智慧眼镜低调到看不出与普通眼镜

这样人性化的设计还有很多。

Vaunt 眼镜还加入一些感测器,例如加速器、陀螺仪等,眼镜会清楚知道你的头部运动,由此判断如何合适地提供资讯。之后或许还会加入麦克风和语音互动,和 Alexa 这种语音助手互动。

由于没有控制器,Vaunt 透过蓝牙与智慧手机相连,获得智慧处理能力。Vaunt 设计成开放给 App,可以对应很多智慧手机功能。

关注「Moments」应用场景

说了外形和硬体,那幺 Vaunt 究竟有哪些应用场景?

Magic Leap 的 CEO 罗尼‧阿伯维兹(Rony Abovitz)反覆强调 AR 眼镜的应用场景,想要将其用在游戏、社交、音乐等,为生活带来真正神奇的变化。而 Magic Leap One 可是採用多颗镜头和感测器,但简化的 Vaunt 能做到什幺呢?它能超越 Google Glass 的愿景吗?会成为下一个 Google Glass 吗?

The Verge 记者说,Intel 目前并不想详谈应用方面。

从他的体验中,我们看到,目前 Vaunt 可实现的场景包括:在你出门时显示路线资讯,即时导航;来电提醒;双手没有空时显示航班资讯;做菜时显示食谱等。Intel 希望 Vaunt 可解决人们生活中具体时刻 Moments、具体场景的需求,而不会有人沉迷于 Vaunt,因为你还是可以用电脑和手机来做到其他功能。

也有一些设想中的複杂场景:例如当你走在街上看到一间餐厅,Vaunt 可直接显示 Yelp 关于该餐厅的资讯。你的手机知道你的位置,而你的眼镜知道你在看什幺方向,因此这些资料可帮助创造这种应用场景。

但还得有人来实现,而 Intel 并不打算亲自做。Intel 希望透过搜寻开发者和合作伙伴,共同完成硬体和软体生态。目前 Intel 会开放「开发者项目」,类似 Google Glass 的探索者项目,让早期开发者先拿到开发者版本,一同开发软体。

Intel 正计划出售 Vaunt 部门大部分股权,吸引更多投资者加入。Intel 并不想大量资金支援,而是寻求在有强大销售管道、硬体、软体的合作伙伴来共同促进 Vaunt 发展。

由于 Vaunt 需要测量瞳距,因此最佳的销售管道自然是各大眼镜行,而这样的传统通路并非 Intel 擅长。

The Verge 记者认为 Vaunt 是他戴过最舒服的智慧眼镜,体验比他在 CES 尝试的智慧眼镜都好。看来,Intel 的智慧眼镜能发挥效应,还得看搭载的 AI 晶片如何与智慧手机联合,解决人们生活场景的问题。不然,我们或许还是更期待,有複杂感测器、外观诡异,像 Magic Leap One 这样的 AR 眼镜,毕竟不仅希望智慧眼镜给我们辅助资讯,我们也期望 AR 眼镜能让我们真正融合虚拟与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