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粽常胜军‧享受做自家出品

裹粽常胜军‧享受做自家出品很多人吃肉粽时喜欢选料吃。有些人不吃肥肉,不吃鹹蛋黄,只吃糯米和香菇;有些人特喜欢肥肉和鹹蛋黄,却不太喜欢吃糯米。其实,传统的吃肉粽方法是剥开粽叶后直接大口大口地吃,吃进嘴里的是糯米和五花肉配搭着浓浓的叶香才是真正的粽味。“吃粽子不可以挖肉吃,糯米和肉要一起吃,这样才能吃到肉粽的口感。还有,不可以用汤匙和叉子,如果一定要用餐具就用筷子吧!这才是传统吃粽子的方式。”罗桂珍坚持认为传统食物就应该用传统的方式吃。曾有报道称罗桂珍为雪隆区的“裹粽常胜军”,她赢过无数的冠亚军,还有丰厚的奖金。可是,她在每一场比赛里最在乎的不是荣誉也不是金钱,而是从粽子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骄傲。当桂珍谈起粽子时,她的眼睛闪烁发亮,嘴角上扬,自信的笑容彷彿在向全世界宣告“粽子”就是她最骄傲的作品。对她而言,每一场比赛都是一个挑战,她正在挑战着自己。她自认裹粽子的速度不及其他参赛者快,但是味道绝对是最佳的。不同的裹粽子比赛有不一样的评分标準,有些比赛是依据速度、整齐美观、结实及味道打分,有些比赛只是评味道和美观。“我裹粽子的速度的确不快,可是粽子的味道肯定好吃。不过,今年我决定挑战裹粽子的速度,除了味道好,裹粽子的速度也要快。”桂珍的身上好像散发着一种“裹粽子精神”,粽子已不是传统食物那幺简单,她已视裹粽子为一种挑战。这几年,身边许多朋友都批评她:“你都60岁的人了,为何还去参加裹粽子比赛?”她无视他们的冷嘲热讽,今年还是报名了多项比赛。参赛享受裹粽过程“我参加比赛真的不图甚幺,只是每一场的比赛都会给我一种成就感,像似给自己一个肯定。我到了这种年龄还可以去参加比赛是一种很骄傲的事。“其实,拿不到冠军也没关係,我享受着裹粽子的过程。我有我自己的骄傲,我和自己比赛,只要我的粽子味道还保持着水準就可以了。”曾有人高价请她裹粽子,她却没有答应对方。她觉得价钱不是考量的因素,最重要的原因是她没有时间。她一人得裹上300颗粽子,已无暇再接单子。每年裹好的粽子都会送给亲戚、邻居、丈夫的同事和残疾人士。“我家隔壁的邻居不是华人哦!可是,他们却期待着我的粽子,每年我都会準时将粽子送到他们家门口。所以,我都準备了好多鸡肉粽,方便送给友族同胞。“待会儿採访结束后我就要送粽子到残障中心去,就当着作做慈善吧!看见他们有粽子吃,我心里也会感到开心。”桂珍每年都会裹客家肉粽、福建肉粽、鸡肉粽和娘惹粽,她还曾自创花生粽。她觉得现代人裹粽子在馅料上已经不再特别区隔籍贯了,除了因个人喜好外,也会随时代环境变迁,衍生出许多创意馅料。她的鹹肉粽深受大家的欢迎,记者问起她的粽子秘诀时,她谦虚地回答说:“裹粽子最重要是食材新鲜、调配好调味料和控制好火候。”桂珍一边接受採访,一边裹着粽子。粽子的食材彷彿在她的手掌间舞动着,看着她一手捲好粽叶,另一只手就抓一把糯米放进去,接着又拿起馅料,再加糯米,她捏起一条草绳,左綑右綑的把手中粽子来个五花大绑,用牙咬实草头一扯,便扎成一颗实实净净的粽子,动作一气呵成。裹粽子看似简单,但却是她用了50年换来的手艺。一颗颗裹好的粽子里不止有糯米、香菇、五花肉、鹹蛋黄,更多的是她的心意、传承、骄傲和自信。桂珍粽,不是冠军粽,而是她这辈子引以为傲的作品。感叹自家粽要失传“我的粽要失传啦!”桂珍裹了50年的粽子,可是面临最大的挑战竟然是“失传”问题。她表示,女儿们对这传统食物并无太大的兴趣,她们只享受吃粽的滋味。她观察近几年的裹粽比赛参与者,年轻一辈会裹粽子的人数已不多,这门手艺正在失传中。“曾个人向我学习裹粽子长达3年,无论是食材、调味、裹的手法都依足我的方法,最终还是裹不出那个味道出来。”如今,她最大的愿望是开家粽店,可是女儿们却不支持她的想法,希望她在家享福。如今,她只能在端午节享受着裹粽子的乐趣,并在一场场的比赛中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份骄傲和成就感。鹹肉粽这样裹5.用草绳将粽子绑得紧实。/副刊‧报道:曾譓频‧2014.06.02